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穿越之妖精岁月》穿越之妖精 十五、青衣 穿越之妖精岁月by暗水微澜

《穿越之妖精岁月》穿越之妖精 十五、青衣 穿越之妖精岁月by暗水微澜

发布时间:2021-01-26 15:02:3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暗水微澜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花火,苗轩的小说《穿越之妖精岁月》此文是暗水微澜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也许是睡得太深,总会做各种各样的梦。 一会

>>>《穿越之妖精岁月》在线阅读<<<

《穿越之妖精岁月》免费试读


也许是睡得太深,总会做各种各样的梦。

一会梦到母亲斜斜的靠在窗口,纤细的身影,穿着一袭极地的睡裙,淡淡的粉色,温柔的朦胧。

半夜里,我爬起来,喝了口水,我很容易惊醒,像只容易受惊的小动物。

母亲听到声响,转过身来,定定的看了我一会,仿佛过了很久,才知道是我。

她走过来,把我搂入怀里,我的脸蛋在她胸口来回蹭,弄得她痒痒的,终于轻轻一笑:“飘飘不要闹。”

我露出牙齿笑笑:“妈妈怎么不睡觉?”

“妈妈在想一个人。”母亲摸了摸我的脑袋,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妈妈在想谁?”

母亲摇摇头:“在想一些很远很远的事。”

我踢了踢脚,翻了个身。

一会会,我又梦到了叶歌。

叶歌温柔如水的眼睛,俊朗的脸,他一笑,比阳光还亮。

我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他旁边,他顺手拿起一块毛巾轻轻揉搓我的头发,侧过脸,我笑的很甜。

“几点了?”我看了看窗外的天,深夜的城市,点点星光,美得像个梦。

叶歌笑笑:“要睡了吗?”

我脸一红,躲进他怀里,抬起头拨弄他的短发:“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手拉着手,一起在街上逛?”

叶歌摸了摸我的头发:“唔,还没干,这样睡觉会感冒的。”

我爬起来,瞪着他:“我在问你呢。”

他又拿过毛巾把我的头包起来,轻轻揉,毛巾太长,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说:“很快,飘飘,再忍耐一会,我们就可以永远不分开。”

我胖胖的身子凑到他怀里,满足的闭上眼睛。

叶歌,你说过,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在那个喧闹的角落里,我一直只有一个人,那么渺小,那么卑微,直到你来了,你和别人不一样,说胖胖的是福相,冬天晚上睡觉,像抱着个天然的暖炉。

你说:“飘飘,我爱你,爱的是你,你所有的一切。”

我曾经想过,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人,他不仅爱我的优点,也爱我的缺点,不仅爱我的温柔,也爱我偶尔的暴躁。

你终于出现了,像二月里的阳光,慢慢照亮我。

可是,转过身,却不见了。

你的侧影那么迷人,让我舍不得移开目光,可是这样,你还是消失了。

我伸出手,在空气里拼命的抓,喃喃的叫:“叶歌……叶歌……”

一双手忽然在我额头轻探,很温柔的感觉。

动了动身子,我看见叶歌的脸忽然蒙上了薄薄的轻纱,穿着雪白的长袍,忽然走进了好大一片树林。

我想追却怎么也追不上,情急之下,我喊:“楚颜!”

那双按在我额头的手忽然僵硬,似乎要离开,我猛地抓过那双手,又喊了一声:“楚颜!”

这下,声音大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楚颜,楚颜,那个小树林里的白衣男子?

我怎么会突然叫出他的名字,我明明梦见的是叶歌啊。

刚想睁开眼,没想到那双我紧拽着的手忽然轻轻一抽,掌心空空的,仿佛失去了什么。

然后,我听到有人说话。

“这……”有人抽了口气。

接着,一个冷冽如冰的声音说:“无妨,继续说。”

听到这个声音,我睡意全无,头脑开始无比清醒,我记起来,这里应该是宫里的闲雅阁,我在这里睡着了。

睡了多久?这个人,一直都在吗?

想到刚才他把我的睡相看了个够,刚才我不知死活抓着的大概是他的手,我不禁脸红心跳,刚要睁开的眼睛马上闭了起来。

开头说话那人似乎在努力咽下什么,然后才一字一字的说:“我调查过,赤海,属于魔界。”

“哦?”即墨瑾音调冷冷的上扬。

“魔界一向神秘,和三界从无往来,赤海据说也有几万代的魔族守护,无法穿过。”

“这些都不重要。”

那人似乎冷笑了一下:“宫主,有些事有些人,还是看个清楚比较好,免得出了事端。”

“哦?”即墨瑾只说了一个字,听不出情绪。

“比方说……”那人顿了顿,“虽然只是猜测,可我相信不会出错,只是,有些事不能明说,望宫主三思。”

“你看得出?”

“我的天眼只能看透妖界的事,至于冥界的,应该是由溟夜来管的。”

“那又何须多说。”

“宫主,那日我分明觉得她体内与我们不一样的气息在涌动,不觉得可疑吗?还是,你明明知道——”

“杏花师叔!”话被打断,即墨瑾冷的像冰的声音传过来,“师叔只需管好宫内的事物即可。”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听了半天,我不知道他们在谈论的是谁,可是却发现原来和即墨瑾说话的是杏花师父,怪不得那种生硬的语调像在哪里听见过。

可是,即墨瑾为什么叫他师叔?

全身麻麻的,偏偏不能动,真是种折磨。

一句话,杏花师父忽然没了声音,再过了一会,我听到即墨瑾说:“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心跳了一下,原来他早就知道我醒了,也是,他和普通人怎么一样?亏我还自作聪明,以为闭上眼,就没人知道了。

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光让我情不自禁眯了眯眼,天亮了?

我在这已经睡了一夜,他呢,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是,根本没出去过?

想到这我有些尴尬,站起来,欠了欠身:“宫主。”

“听到了什么?”即墨瑾扬起唇,目光冷冷的扫过来。

我打了个冷颤,连忙说:“忘了。”

他看了我片刻,忽然说:“忘了就好,有些事忘了比记得好。”

这算是在威胁我不要把听到的说出去吗?可是我什么也没听懂。真是个怪物!一大早就臭了张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杏花师父的几句话说的不太高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像黑蝴蝶的翅膀,掩住了表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忽然站起身走出去:“明日午后,在这等我!”

是要教我练剑吗?我开心了没一会就被他的话打断:“如果逃课,你知道后果怎样。”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站在那里吐了口气,往外走。

外面的空气很新鲜,不像宫里那么压抑,想起那个人的表情,我心又一颤,即墨瑾真的很奇怪,有时冷漠威严,有时很阴沉,有时会迷茫,偶尔还会笑一笑,似乎有些大起大落。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想起昨天的那一幕,我还禁不住脸上发烧,心却慢慢冷却下来,还有微微的疼。

那一刻,他的眼神那么迷乱,仿佛透过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悠悠。”想起他曾经念过的两个字,是她吗?有一个叫悠悠的女孩,一个他曾经深爱的女孩?

心不可抑止的痛起来,为什么,明明觉得他态度很差,人很怪,却忍不住会想他,很自然的,情不自禁的想起,想起的时候会心跳加快,也会痛。

多奇怪的事啊。我一直喜欢温柔的男人,像叶歌那样温柔的,会讨女孩子欢心的。

因为别人越是凶,我越是犟,别人如果软软的,很温柔,我就马上投降了。

可是现在即墨瑾态度那么差,我却还是不停的想起他。

仿佛一停止,就会失去什么似的。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

穿过小树林,我很自然的就往里走,树叶遮着阳光,淅淅沥沥的落下几片斑斓。

我以为又可以安静的度过一段时间,却看见树下靠着一个人。

一个素衣女子。

纤瘦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忽然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风吹动她的衣裙,仿佛就要随风而去。

我站了一会,她似乎感觉到什么,转过身来,眉目淡淡,很清秀的样子。

“你……”我张了张嘴,她居然是那天歌会第一个出场的青衣。

我记得,她唱的那首歌:郎啊郎啊你何时归。

她看看我,似乎没有特别的惊讶,唇角动了动说:“是你。”

我笑笑:“青衣姑娘,你怎么在这?”

在我的印象中,宫里的那些姑娘们除了特殊的事情是很少会到宫外来的。宫里多好啊,软床锦被,到这里,就觉得降低了她们的身份似的。

青衣淡淡一笑:“我记得你的歌。”

她居然轻轻唱起来:临晨一点,寂寥的天,空洞的房间,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却围绕着我,想看看你,看看你是否也想我,想听听你,听听你是否还爱我,可是千言和万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一时愣住了,没想到她能把我的歌一字不漏的唱出来,嗓音清冷,却别有一番味道。

我像是找到了知音,笑着上前扯住她的手:“青衣姐姐,你唱的真好!”

青衣看看我,温婉一笑:“哪里,小楼妹妹才唱的好,那天我一听就喜欢上了。”

这声“小楼妹妹”叫的我心里很亲切,完全不像云香装腔作势的声音。

我说:“青衣姐姐,那天的歌是你写的吗?”

青衣点点头,忽然说:“小楼妹妹,你等过一个人吗?”

我怔了怔:“为什么这么问?”

我当然等过,我是个急性子,不喜欢迟到,约了人总是我急吼吼的先到,然后不停的等。这和我“心宽体胖”的形象一点也不像。

等的最多的,是叶歌,总是深夜的时候,关着灯等他,不能开灯,因为他要绕过所有的狗仔队才能来,开了灯会惹人注意。

“等一个人,是很辛苦的吧。”青衣目光不知落在哪里。

我笑笑:“我天生懒,只有苗

穿越之妖精岁月

穿越之妖精岁月

作者:暗水微澜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花火,苗轩的小说《穿越之妖精岁月》此文是暗水微澜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也许是睡得太深,总会做各种各样的梦。 一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