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邪王狂妻神医大小姐 直人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玻璃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

重生已完结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作者:月琊,重生类型小说,主角:顾聿笙,苏清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翌日清晨。顾聿笙早早地就起来了,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一天的好心情由此开始。算了算时间,再过三刻钟就是

南京阅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8-20 12:08: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作者:月琊,重生类型小说,主角:顾聿笙,苏清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翌日清晨。顾聿笙早早地就起来了,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一天的好心情由此开始。算了算时间,再过三刻钟就是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

顾聿笙早早地就起来了,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一天的好心情由此开始。

算了算时间,再过三刻钟就是辰时了,草草用完早膳,为了不被星云顾家的人认出来,顾聿笙带上白猫面具便来到玖岚学院门口的一偶等待言乐山。

虽然现在还不到辰时,但顾聿笙到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大门了,但是奇怪的是门口的某个角落却一直空着,于是,顾聿笙毫不客气的站了过去,瞬间引来一阵抽气声。

说来也巧,茫茫人海中,顾聿笙一眼就看到了冷月婵那不甘嫉妒的眼神,她想,如果眼神能化为利剑的话,她大概早就被刺成马蜂窝了吧。

虽然疑惑众人的目光,但顾聿笙也并未走开,只是无奈的松了耸肩,转过头看向另一边。

初来乍到,她还是乖乖听老师的话等在门口的好,至于其他人的反应,看那不善的眼神,她想还是不要过问了。

“咚——咚——咚——”

辰时一到,玖岚学院里就响起了三声空灵的钟声,古老,空旷,让人心灵为之一震,清心净灵。

在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玖岚学院的大门也随之缓缓而开,这一刻,众人屏息凝神,似乎在迎接着某个神圣的时刻。同时,他们的内心也是紧张的,生怕自己落选,错失了时机,尤其是那些如今已经十五岁,却刚刚够到灵者五阶的人,若是错过今年,他们不能保证,五年之内,自己可以达道灵师五阶的实力,若是可以,也就没有落选的担心了。

在大门完全打开时候,从里面先是出来清一色身着白底黑纹的人站在两侧,维持秩序,接着就是学院的一些前辈和导师。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正巧是给顾聿笙登记报名的言乐山。

看着那严肃正经的模样,顾聿笙不禁怀疑,莫非这玖岚学院的那些老头们,都是人前威严,人后就……想着,顾聿笙头上不禁滴下几滴汗。

看着眼前泱泱学子,言乐山打开手中的卷轴,开始说道:“所有入选学子的名单都已经登记在这里,下面,念到名字的人,便到你们的师兄后面排好队伍,届时,由他们带领你们去往自己的住所,和介绍你们要做,和能得到的一切。

一组:楼岚,燕婉,冷月婵……

二组:柳青瑶,谢明轩,陆凌菲……

三组:平飞……

……”

名字渐渐报完,被录取的自然是高兴的,甚至有些人已经觉得自己站在了学院里面,比留在外面的人高等了不少,尤其是冷月蝉和陆凌菲几人,看着她的目光有不屑,有嘲讽。因为直到点名结束,也没有见那个带着白猫面具的女人进入学院,连那个曾经为了她而拒绝自己的人也不在身边,冷月婵不屑的冷哼一声,果然还是被抛弃了吗?

有人开心,自然也有人伤心。有些人落榜之后只是伤心无奈地回去了,而有些过于自负的人则是一脸无可置信,嚷嚷着学院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说法,但除了录取他们,还有什么在他们心里是合理的呢?也难怪,学员要派出一些人维持秩序。

等一切事了,言乐山吩咐身后的学生带着新生们先进去,自己则留了下来,四处查看着,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小丫头的身影。难道,是因为被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和那些人一起走了?这可怎么办才好,他也不知道那小丫头住哪儿啊!

看着言乐山着急的团团转的模样,顾聿笙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好几次朝她看了过来,自己也一直看着他,难道就没有发现?

无奈,顾聿笙走上前去:“言长老。”

言乐山,玖岚学院五长老,平时踪迹难寻,除了苏毅行,他要是想不想你找到,任谁翻天覆地也找不到他,也因此,在玖岚学院长老会中排行最末,但其实,言乐山自身的实力却能够媲美大长老。

听到有人在叫唤自己,而且声音还是那样熟悉,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声音的主人。

顾聿笙无奈:“这边。”

终于,言乐山停下转动的身体,定定的看着一身黑衣,却戴着个白面具的顾聿笙,老半天才发出一个声音。

“你……你怎么这身打扮?”

“呃……”仿佛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这身打扮就是为了掩人耳目,顾聿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笑道,“这,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不是怕仇家找上门来嘛!”

“……”言乐山默。

一时间,两人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

“咳咳!”还是言乐山率先出言打破沉默,“老夫带你去见院长!”

顾聿笙乖巧的点了点头,跟着言乐山进了学院,兜兜转转终于到了院长办公的地方。

再说苏毅行,一大早就把洛珩拉起来,让他一起想想怎么笼络小徒弟的心,这里那里一弄,总觉得不满意,直到最后出门的时候已经过了辰时。二人匆匆忙忙来到门口的时候,原本一颗欢愉的心瞬间如同被泼了冷水一般哇凉哇凉的。

看着眼前孤单飘零的落叶,这个场景何其熟悉?就在昨天,等待他的,不就是这些被风卷起四处飘荡的枯叶么?

但是就这点程度怎么能打倒苏毅行呢,他的名字,可是他一直奉行的行为准则,门口没人,那就去客栈找,不信找不着。

然而苏毅行还是失望了,那客栈的掌柜的说,那间客房的客人,今儿个是一大早就退房了,现在都快过去两个时辰了,估计都走远了。

苏毅行忽然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自己最近修为退步了?还是之前那番模样被那小丫头嫌弃了?难怪人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可是事已至此,他要如何挽回他的形象?

“师父,”看着陷入沉思的苏毅行脸上时而懊恼,时而纠结,洛珩有些无奈,自家师父怎么一遇到小师妹就变得这么……傻呢?“师父,您再耽搁下去,小师妹可真就要没了!”

闻言,苏毅行懊恼的一拍脑门,他倒是忘了这茬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人,人都找不到,还谈什么形象问题?就算他脸上长出花儿来给谁看呢?呸呸呸,他一大老爷们儿,长什么花!

再看顾聿笙那边,言乐山又带着她来到苏毅行最喜欢待着的药园,化春园。

此处是苏毅行亲自打理的药园,里面种植了许多珍贵的草药,除了苏毅行指定的药童和他的徒弟,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无论是谁也休想踏进这药园半步,哪怕是玖岚学院五长老言乐山,也要寻药童传报之后才能决定进否。

正巧,今日苏毅行带着成熟稳重的洛珩出去,且昨日苏清安又纠缠着洛珩比试,破坏了药园的一偶,所以苏清安自然而然的就被留下来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因为不能跟师父和大师兄一起出去迎接小师妹而闷闷不乐的苏清安见到言乐山和顾聿笙也没什么好态度。

“师父不在,你们回去吧!”

看着苏清安那活像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金币的模样,顾聿笙不禁笑出声。

“哈哈哈,二师兄你这是被大师兄抛弃了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苏清安愣了愣,突然两眼放光,兴致匆匆的跑过来就想抱住顾聿笙,吓得她赶紧挪了一步。苏清安见自己扑了一空倒也没生气,只是不好意的挠了挠脑袋,傻兮兮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太过唐突。

“嘿嘿,小师妹,你怎么在这里?师父他们呢?”

闻言,顾聿笙愣了愣,难道不是由五长老带她去见苏毅行的吗?难道苏毅行亲自去找她了?顾聿笙就这样瞪大眼睛看着苏清安,眼里闪烁着无辜。

发现顾聿笙原来不知道师父会去接她,自己先来了,所以师父和师兄抛下自己,却是扑了个空,没想到最后先见到小师妹的竟然是自己,苏清安心里大笑,这就是那什么,自食其果吧,哈哈哈哈……

看着苏清安独自傻笑,顾聿笙和言乐山互相看了眼对方,同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过头互相讨论着。

“言长老,他,是不是这里不太好啊?”顾聿笙暗搓搓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咳,可能吧。”言乐山单手握拳捂住嘴巴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小尴尬,“不过你们之间……”

“我们之间?”

“就是,你们怎么互称师兄妹了?”

“哦!昨晚苏……院长刚刚收我为徒,此事还未来得及告知言长老。”

“……”所以他今天是截走了人家的爱徒?还刚巧错过了院长大人的路线和时间?言乐山突然觉得人生一片黑暗。

说来也奇怪,言乐山自身修为也是数一数二的,只是平日里十分低调,也不参与什么争斗,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言乐山到底有多厉害,且言乐山嗜酒如命,尤其酒劲儿一上来,更是天不怕地不怕,只单单怕苏毅行一人。

其实苏毅行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嘛,这丹药师能炼制救人的丹药,自然也能炼制别的,某次言乐山闯祸之后,苏毅行把他叫到自己房里商谈了一个时辰,出来之后,言乐山那是喝啥酒都没有味道,但吃别的东西,该什么味道就是什么味道,这可让嗜酒如命的人怎么活?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日苏毅行在房里点了一种特殊的熏香,专门去酒味,他又在房里呆了那么久,自然也收到了不小的影响,后来言乐山苦苦哀求再三保证之后,才求得解药。自此之后,言乐山那是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到苏毅行才好,甚至连靠近都不敢,生怕什么时候,又把自己弄得没知觉了。可偏偏无论他躲在哪儿,苏毅行都能找到他,好在之后苏毅行再也没有这般整治过他。

可偏偏今日,他又半路截走人家的爱徒,他他他,酒生渺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