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肥田开桃花》肥田开桃花免费阅读 BG文 肥田开桃花字母文

肥田开桃花

现代言情连载中

《肥田开桃花》作者:人寰,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方延煜,延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跑跑歇歇,桃花还是被雨浇在了半路上,所幸冻得发抖

|更新:2021-01-25 15: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肥田开桃花》作者:人寰,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方延煜,延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跑跑歇歇,桃花还是被雨浇在了半路上,所幸冻得发抖

《肥田开桃花》免费试读

跑跑歇歇,桃花还是被雨浇在了半路上,所幸冻得发抖的身体经过跑动热乎了起来。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拍在地面上,干燥的土路上画出密密麻麻的小黑点,渐渐都湮成了黑色。

“桃花!”远远地有人叫她,桃花抬头一看,原来是哥哥正撑着一把油纸伞大步迎了过来。

头上的雨被挡住,在伞面儿上敲出哒哒的节奏。老旧的油纸伞发黄泛黑,还裂了一条缝隙,哥哥小心地把有缝的一端转向自己。

“看你一直没有回来,母亲担心坏了,身上怎么身上湿的这么厉害,摔跟头了?摔坏了没有?”方延煜有些紧张地看着桃花,伸出手顺了顺桃花毛躁的头发。

自从桃花被冯氏打伤,唐氏就再不放心让桃花自己和冯氏在家。实在忙得没工夫照看,就让桃花自己出去玩儿,桃花正好借这个机会研究她的“致富之路”,就天天地往外跑。

“回来的时候泥太滑了,没摔坏,一点儿都不疼。”

桃花的心里有点儿酸,大哥是小辈里面最聪明的人,爹和娘顶住NaiNai的压力揽下了家里大半的活儿让他去读书,他很有天分,才学了四年先生已经说他此次州试大有可为。但是为了她,他放弃了读书。

哥哥长得像娘,才十五岁的他即使穿着务农的粗布衣裳却有种玉树临风的儒雅气质,丝毫不像是农村里的人。下

田种地让他原本有些虚弱的身体愈发地不好了,桃花听见方延煜压抑地咳了几声。

“哥,你又咳嗽了,改明儿再去开点儿药吧,我去求咱爷。”

方家虽说大伯已经继承了爷爷方元本的油铺,但是方家并没有分家,桃花的爹娘老实,手里没有私钱,之前桃花看伤的钱还是她娘当了嫁妆里的最后一支簪子。

“不用,没事儿,老毛病了。县上的大夫看过的,说是外感虚寒,天气暖和就好了。你可别告诉母亲,知道吗?”方延煜点点桃花的鼻尖。

虽说是自家大哥,但是突如其来的亲密还是让桃花有点儿脸红。

其实她也知道,大哥的毛病她在现代也得过,静养再加上吃些滋养的药就能慢慢治好。只是现在吃得不好,大哥又每天下地干活儿,就越来越恶化了。

正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了家。

这是一间典型的农家三合院,坐北朝南的三间上房是爷爷和NaiNai冯氏还有小姑姑方秀秀住着。

方秀秀今年十七岁,是NaiNai冯氏的老姑娘,也是她最放在心尖儿上的老疙瘩,又馋又懒胖得在村儿里是头一份。东厢三间住着二伯一家,西厢房住的就是桃花一家了。

方延煜一进院子就回了西厢房,虽说他现在开始跟着二伯他们务农,但是一有时间,还是愿意留在屋里看书。

桃花除了哥哥方延煜还有一个弟弟方延烨,今年五岁了。一走进院子,方延烨就扑了过来,“姐,你挖了这么大一篮子芥菜呀,真厉害,明天我也要去!”

得益于桃花娘唐氏的良好基因,桃花兄妹三人都长得不错,小弟方延煜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桃花,头上四周刮得干净,只在中间留着一片鹁角儿,桃花一看见就忍不住伸出手揉他软软的头发,看他把小嘴撅得老高。

还没进屋就看见了大伯家的方梅花和方兰花坐在一起,看来今天大伯一家回乡下来了。

唐梅花正低头绣着手里的帕子,方兰花却在一旁翘脚磕着西瓜子,看见了桃花要进来一皱眉:“你怎么脏的像个叫花子一样,别踩脏了地下!”

大伯一家每隔十来天会回来一趟,听二伯家的菊花说,本来大伯应该每个月把账本和铺子里赚的钱拿回来,钱交给冯氏,账本给爷爷看。

但是这两年,大伯回来的倒是勤,却没有几次是带钱的,倒是常常回来向爷爷哭穷,要钱去周转。

桃花懒得理会她,挎着篮子转身就走。

方兰花看她不理自己,愤愤地叨咕:“看你那个泥腿子样,刘家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不知好歹!”

桃花猛地回头,几步走到她面前伸出自己粘了泥水的手拍到方兰花的裙子上。

“是福气呀,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嫌太小。说起来兰花姐你今年十四岁,配刘家的儿子不是刚好?我可听说这个刘家是我大娘给介绍的,她怎么没先想着自己家的姑娘呀?”

方兰花从桃花的手底下救出自己的裙子,气愤地:“方桃花你好大的胆子,我呸!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们家一样穷到卖姑娘……”

方梅花在旁边拉了拉兰花的袖子,梅花今年已经十六岁,是个文静的性子,最近她娘正在给她相看夫家,听说看好了给王举人家的儿子做妾,能够攀附上平陵县最大的地主家,大伯两口子欣喜若狂,每次回来都要好一通炫耀,也逼着爷爷NaiNai要嫁妆钱。

桃花被气笑了:“是啊,我们家是穷,但是兰花姐你可别忘了,咱们可是一家子。我们家穷到卖姑娘,你们家在城里吃香喝辣,我倒是想问问大伯,有这样的道理吗?”

“哼!”在旁边里屋和爷爷看账本的大伯清了下嗓子。

“兰花!你娘怎么教你的,妹妹比你小,你得让着她。桃花,小小年纪跟谁学的牙尖嘴利,我们在城里的境况家里都知道,是你在这儿混说的?我们赚的钱还不是都是为了养这个家?”

桃花拉着小弟走出了上房,延烨小小的手紧紧地捏着桃花的手心:“姐,他们又要把你卖掉吗?”说着已经带了哭腔。

桃花蹲下来,把延烨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不怕不怕,爷爷已经答应了咱哥,不会卖我的。延烨你放心,没有人能卖姐姐。”

只见东厢的大门打开,大娘赵氏和二婶夏氏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进了上房,并没有看见蹲在水井旁边的他们。

桃花这才觉得不太对劲儿,大娘和二婶的关系哪有这么好。

二婶一直不满爷爷把油铺传给了大伯家,每次大娘他们回来都要说几句酸话。

二伯三天两头去油铺里转悠占便宜,大娘也一直看不上泼辣粗俗的二婶,她们俩怎么会这么亲密的走在一起?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难道她们俩家结盟了,要对付谁呢……

只能是自家了。

刚才的梅花和兰花,她们穿的是苎麻的衣裳。

她们每次回来,穿着打扮都是讲究的,俨然已经是城里小姐的做派。

尤其是兰花,喜欢在桃花和菊花面前炫耀,羡慕得菊花眼红,这次她们俩破例穿成这样……

厨房里NaiNai冯氏正在指挥着唐氏做饭。

往铁锅里倒进一点儿胡麻油,把大锅轻转两下,让油铺得均匀,四个鸡蛋打散倒进去,油温正好升高,鸡蛋瞬间被烤熟,用铲子把蛋饼翻个面儿,再倒进去菜园新割的韭菜,翻炒几下,就可以出锅了。

冯氏在旁边不满地说:“少倒点儿油!家里开油铺子也不够你这么糟蹋的,你想喝油啊!”桃花的二婶儿夏氏刚才切了个白菜就躲懒跑出去了,她平时嘴上麻利,手上的活儿却总是干得邋邋遢遢,白菜简单切成了粗条儿就往锅里一扔。

冯氏指挥做饭全靠一张嘴,但是肉却必须由她来切。取出用桶冰在井水里的一小条儿

豚肉(猪肉),片下极薄的肉片儿,小心地下到汤里,原本清汤寡水的白菜汤浮起几朵油花儿。

晚饭非常简单,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白菜汤,桃花把摘来的芥菜洗干净了蘸酱,每人一碗稀粥再配上唐氏蒸的黍面儿馍馍。

屋里面分了两桌,爷爷和大伯二伯还有二伯家的二郎、三郎同桃花的大哥方延煜一桌。另一桌是冯氏带着女人们和两个小的——二伯家的五郎和桃花的弟弟延烨。

菜被分成了两份,每人一碗稀粥,馍馍应是一人一个放在盆里,但是唐氏并桃花是没有的,桃花当初不知道伸了手,结果唐氏被冯氏骂得很难听,好在冯氏并不克扣延烨的。

韭菜里的蛋饼,被分成两半放在菜的上面,煮白菜里的肉片也都被挑出来放在面儿上,有几片冯氏心里有数,只有她和小姑姑方秀秀能吃。

方兰花用筷子在碗里搅着稀粥,没有一点儿食欲,农村的饭菜她实在看不上,黍面儿的馍馍也粗得割嗓子,更何况她在进屋前吃够了带的点心,没有一点儿食欲。

赵氏也吃不下这些饭菜,就拿个一个馍馍递给桃花说:“桃花,大娘吃不了,来,你再吃一个。”

桃花心想我一个都没吃哪来的“再”吃一个,再说她有这么好心?

果然,冯氏开口了:“一天到晚什么都不会干的赔钱货还吃这么多?放着!现在来了勤快劲儿了,做饭的时候都上哪儿偷懒去了?我老婆子一大把岁数了还得天天伺候你们!”

爷爷在旁边听得心烦,“行了,能不能消停吃会儿饭?”

赵氏把馍馍放回了盆里,又故作关心地问起了唐氏:“弟妹,我刚才听见四郎又咳了?我担心四郎的身体,昨天在镇上问了蒋郎中,他说四郎的这个症状可能是肺痨啊!”

《肥田开桃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