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读书郎》读书郎平板电脑忘记密码怎么办 章节在线试读 读书郎直人

读书郎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读书郎》的小说,是作者阿松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徐江又得意了,摇头晃脑的叫道:“该我们出题了,原

|更新:2021-01-23 10:01: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读书郎》的小说,是作者阿松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徐江又得意了,摇头晃脑的叫道:“该我们出题了,原

《读书郎》免费试读

徐江又得意了,摇头晃脑的叫道:“该我们出题了,原凡,给他们出个难点的。”

原凡有自知自明,说道:“我不行,不过我们倒是有研究红学的。”

闫荣有点意外问道:“是么,哪一位?”

段平喊道:“林聪,别藏着了,给他们出个难题。”

曾建、张华也在一旁鼓动,林聪见拗不过也就站了起来,说道:“好,我给步兵弟兄们出个题。”

闫荣等许多老兵一见林聪,不禁觉得面熟,闫荣问道:“咦,你不是警备区文工团的么?”

林聪笑笑道:“我不是,我是特三团的。”

徐江又摇头晃脑的喊道:“他是我们团的歌星。”

原来,林聪座位团里的文艺骨干,多次随警备区文工团一起到各团进行文艺汇演,特别是曾经调到司令部参加了“纪念世界人民反法西斯胜利庆典文艺汇演”所以许多老兵都见过他,也就误以为他是文艺兵了。

闫荣又对林聪叹道:“原来人才藏在这里呢,你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啊!”

林聪笑道:“我只普通一兵,雕虫小技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说罢,两人握手而笑。

闫荣道:“那就请赐教个红学吧。”

林聪微微一笑,道:“我只是爱看书,红学倒真没什么研究,先写个字不知诸位认不认识。”

说罢,取出纸和笔,写了一个“黹”字。说道:“这是在《红楼梦》里学到的,你们有一位能解释含义,我就认输。”

闫荣接过看罢多时,没认出来,又给旁边的张凯和雷波看了看,两人都摇了摇头。

唐平也神个脖子要看,闫荣挖苦说:“你就算了吧,看了也白看,别费劲了。”

唐平咧着嘴做了个鬼脸。

纸条又传了几个人,还是没人认得准。

林聪说:“还有后面的弟兄呢,可以赐教一下么。”

闫荣说:“没那个必要,我不认识,他们都别指望了。”

原凡、张华、曾建等几个也那过去看了看,但都表示不认识。

张凯叫道:“聪哥别卖关子了,告诉我们就完了。”

闫荣笑笑说:“我们只好认输了,请聪哥赐教吧。”

林聪也笑笑说:“赐教不敢说,只是钻了个空子,这字念‘ZHI’是缝纫、针线的意思,在红楼梦中第八回第三段第三十一个字就是的。”

这是林聪一个偶然的机会故意在书里数道并且记住了。

话音刚落,逗得一车厢的人是哈哈大笑,都以为林聪是在说笑话。

闫荣半信半疑的说:“真的么,聪哥看书也太过细了,回头我一定要查一查原著,看看对不对。”

林聪有些得意的说:“可以,如果错了,我请吃饭。”

闫荣也不客气的说:“那可要算话哟!”

林聪斩钉截铁的说:“做人要守信用,我说话一定算数。”

闫荣说:“好,聪哥真是痛快,到时候我输了我请。”

唐平、甘峰听了跟着叫道:“不管你们谁请客,到时候叫上我们就行了,是不是,弟兄们,啊,哈哈!”

两个团的老兵听见有酒喝,是纷纷鼓掌叫好。

过了片刻,张凯说道:“还是聪哥厉害,一出手就把我们全团人马难住了。”

林聪谦虚道:“哪里哪里,我只是耍个心眼罢了,谁也不比谁聪明,诺,下面又该你们出题了。”

九团老兵互相看了看,没人吭声了,三团老兵一再催促,又过了一会唐平旁边一个光头站起说:“我也不会啥,变个扑克牌戏法给大家助助兴。”

看见他油光铮亮的大光头,大家都忍不住一边鼓掌一边大笑。

原凡认出这时刚才和唐平赌性尤酣的其中一个,就对张华说:“向你挑战的来了。”

张华看看光头说:“瞧他那样,一看就是个老赌徒。”

林聪说:“等他表演完了,你给他露一手,叫他拜你为师。”

原来这个光头老兵叫陈陂,是九团有名的赌徒,自称在九团是逢赌必赢,所以今天想露一手,但他毕竟不是变魔术的,更不知道张华也自学了两手扑克牌魔术,平时也给战友们露两手。

这时,陈陂已抽出十几张牌,问三团老兵:“那位来抽一张?”

甘峰抢上前去,抽了一张,陈陂又说:“记住以后,再放回来。”

甘峰记住牌后,又把牌插了回去。

只听陈陂大声数到:“一、二、三、四??????十一。”

数完之后,又对甘峰说:“记住你这张牌是第十一张。”

甘峰什么也没看明白,也就只能点了点头。

大家也都瞪着眼睛看着,但没瞧出什么破绽来,只有张华微微笑了笑。

接着,陈陂把手里的十几张牌放到整副牌上面,又开始数到:“一、二、三、四??????十一。”

数到十一张牌后,就抽了出来,对甘峰说:“这是你的牌,对吧,现在我把它查到中间去。”

说罢,把这张牌插到整副牌的中间,只不过甘峰和大家看见的都是牌的背面。

然后,他把整副牌正面朝上,紧紧捏住,对甘峰说:“你来用力打这副牌。”

甘峰就喜欢使力气,二话不说,举手就是一拍,“啪”的一声,整副牌被打散,但陈陂手里捏住的一张牌,就是甘峰刚才抽出的牌,大家都哗啦啦为他鼓起掌来。

甘峰瞪圆了眼睛,也没看出个究竟,只好跟着大家傻笑。

陈陂洋洋得意冲着三团喊道:“怎么样,特种兵弟兄们,还行吧,又该你们上场了,哈哈。”

林聪向张华递了个眼神,张华也不客气,站起走到陈陂近前喊道:“哎,兄弟,手法高明啊,我拜你为师,教教我怎么样?”

陈陂一听,顿时浑身是一种飘飘然、然飘飘的感觉,从头舒服到脚,伸手拍了拍张华肩膀,更加得意地说道:“行行,来看着啊。”

九团老兵都信以为真,唯独闫荣看出不大对头,就提醒陈陂道:“我看还是算了吧,省的失手难堪。”

可沉浸在得意中的陈陂哪里听得进去,闫荣只好心里暗笑。

陈陂还是一样叫张华抽牌,只见张华随手抽了一张,陈陂“哎”的叫了一声,顿时呆住了,刚才得意的情形顿时荡然无存,结结巴巴的说道:“原、原来,你、你知道啊!”逗的三团老兵是一阵哈哈大笑。

原来,陈陂预先重叠起两张牌,所以数牌的时候就少数一张牌,而张华抽得就是他藏起来的那一张,所以让他失了手。

张华笑笑,拍拍陈陂肩膀道:“别介意,兄弟,我也喜欢玩。”

陈陂闹了个大红脸,只好陪笑道:“那里,人外有人嘛,有机会咱们在切磋切磋。”说罢,咬了咬牙回座位坐下了。

徐江又叫道:“张华,再给他们露一手。”

张华摇摇头说:“我只会这一手,人家比我高明,还是算了吧。”话音故意让陈陂听见,说罢也回座位坐下了。

唐平一见丢了面子,叫道:“弟兄们,谁再给他们露一手。”可九团老兵也只有三斧头,现在基本上没人吭声了。

唐平见实在没人亮相,回头看了看张凯,叫到:“张凯可是我们团的歌星,给他们来一曲。”

有几个老兵也跟着起哄,可张凯却伸了伸舌头,说道:“别别,有聪哥在,我怎么敢出头,聪哥才是真正的歌星。”

徐江、段平、莫柱等也跟着叫起来,段平叫到:“给他们来个吉它弹唱。”林聪没有吭声,只是随便笑笑。跟前的原凡、张华、曾建、彭通也鼓动林聪露一手。

有好事者早把吉它递了过来,林聪还想推辞,但实在拗不过只好接过吉它,要说林聪学吉它还真下了点功夫,那是当学生的时候,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顶着寒风,扛着吉它,步行到离校三公里外的烈士陵园上的茶座学的,所以林聪的吉它在团里是很有名的,曾经多次表演过。

这时,林聪怀抱吉它,调好琴弦,站了起来,随手拨了个和弦,笑笑说道:“那我就献丑了,给弟兄们献上一首我爱唱的《军营绿如花》,谢谢。”

大家一起给林聪鼓了鼓掌。

这首歌是林聪在警备区汽训团当学员期间学到的,这两个团的人倒是很少有人唱。

歌声和琴声响起,可谓是琴声悠扬、歌声婉转和刚劲有力的队列歌曲比起来可谓是别有一番风味。

“寒风飘飘落叶簌簌,军营就像一朵绽放的绿花,亲爱的战友你是否还在想家呀,是否还在思念亲爱的爹妈?????白发的爹妈你们不要悲伤,孩儿我已经健壮长大,烽火硝烟是保卫国家呀,风风雨雨咱也不怕,??????待到立功时再回家呀,再来报答我的好爹妈??????

虽然只有一把吉它伴奏,但优美的和弦,略带伤感的歌词,把老兵们带入了另一个意境,唠嗑的闭上了嘴;打牌的停住了手;闲逛的止住了脚;打盹的抬起了头,一时间老兵无语、乘客悄然,尽都在侧耳倾听之中。

一曲结束,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纷纷喊道:“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林聪舒了一口气,感觉眼睛有些发涩,于是看了看周围,努力使自己从刚才歌曲的意境中走出来,笑笑问大家:“怎么样,弟兄们,这首歌听得很少吧?”老兵们多数表示没听过,也有少数表示在磁带里听过。

唐平喊道:“聪哥真是多才多艺呀。”

徐江喊道:“那还用说,我们阿聪是音乐通。”、

林聪听了,说:“音乐通倒谈不上,只是业余爱好罢了。”

大家又鼓动林聪再来一个,林聪

《读书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