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糖药》糖药病有哪些症状 GAY吧 糖药健全文

糖药

短篇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沉瑟原创小说《糖药》,主角是花泽司,林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行窃的男子听到有人在打招呼,一回头,一块砖冷不防就猛然盖了下来,一闪。 一下没中,紧接着另一下又来了,根本就没有给男子一点反应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00:03: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沉瑟原创小说《糖药》,主角是花泽司,林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行窃的男子听到有人在打招呼,一回头,一块砖冷不防就猛然盖了下来,一闪。 一下没中,紧接着另一下又来了,根本就没有给男子一点反应的

《糖药》免费试读

行窃的男子听到有人在打招呼,一回头,一块砖冷不防就猛然盖了下来,一闪。

一下没中,紧接着另一下又来了,根本就没有给男子一点反应的机会。

这是遇到了硬茬子!

要他命呀!

男子跑了足够远,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就看到花梨绘还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吓了一跳:“你TM疯了吗?想打死人呀?”

花梨绘把手里的砖头上下掂了掂,“你不是很想赚钱吗?”

男子看到花梨绘一动立刻跑了,边跑边抱怨,“真TM倒霉,遇到个神经病。被打了,她还不犯法。”

花梨绘看着男子跑远:“手脚不干净,嘴巴也不干净。”

花梨绘把几口袋东西挂在了车上,把车检查了几遍,回头看过几个店面。

店里面的人正站在门口看热闹,看到花梨绘看过来有目光闪躲的,也有嘻嘻哈哈的。

花梨绘不咸不淡地笑了笑,发车走了。

冷漠是一层厚厚的保护膜,隔绝了一定程度的伤害,也隔绝了原本对外界的感知。

这层保护膜他们有,她也有,或许是主动,又或许是被迫裹上的。

回到家,花梨绘提着几大包,走进家门。

妈妈吃着冰棍:“买这么多东西,发财了?”

哥哥坐在沙发上,从手机里抬起头来,“给你说家里面没有钱,不要乱用钱。”

“你有钱,你应该先拿来孝敬咱爸妈。”

花梨绘最不喜欢她哥哥这一点,如果她有一分钱,她哥都会想办法弄出来给爸妈用。在家里,没钱还有地还有吃的,在外面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她哥哥很孝顺,总是给家里买很多东西,可花梨绘没什么经济来源,零零碎碎做些兼职。

一个月八百块生活费,包括所有开销,除此之外不会再向家里要一分钱,当然家里一般也不会多给她钱。

每个月还要在天猫超市给家里买些东西快递回去,88块钱才包邮,一次一百就差不多用完了。

还要她怎样?

也许她做的还不够好吧。

妈妈伸长脖子:“买的什么拿来看看,有吃的没有?”

花梨绘把一口袋东西放在桌子上,“有吃的,要吃的自己拿。”

看着哥哥朝其他的东西伸手。

花梨绘瞥见花梨早的动作,冷冷道:“其他的不要动。”

在花梨早的印象中,花梨绘就像一个“草……包”,平时无所谓,可你一旦触及到线了,就跟在她面前点了火一样,发生就会爆……炸。

花梨早收回手,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你给谁买的?”

花梨绘:“给一个小朋友买的。”

花梨早把开始那一口袋打开,给妈递了一串大刀肉,自己摸了一包棒棒鸡,“你其他的也是买的零食吗?”

花梨绘:“差不多。”

妈妈脱口而出:“你居然给小朋友吃垃圾食品,这个对身体不好,要不你换一样吧。”

花梨绘言辞灼灼,一本正经:“小朋友要吃点垃圾才能快乐成长。”

小学的时候,要是没了一毛钱的辣条棒棒糖,那样会少了很多快乐的。

小朋友有快乐,就要照顾一下。

其实,她也想吃点。

花梨早递给花梨绘一包泡椒臭干子,被拒绝了,“你就使劲吹牛,牛都被你吹飞。”

花梨绘泡了一包泡面,吃得“呼啦呼啦”。

妈妈耸了耸鼻子:“你吃的什么口味的这么香?”

“给我吃一口嘛?”

花梨绘把碗一捂:“藤椒的,自己去泡。桌上还有泡面,那边也还有开水。”

她妈最喜欢吃现成的,还在他们碗里夹泡面。

但花梨绘不喜欢别人在自己碗里戳来戳去,而且她自己吃的泡面里面会有断的泡面节节。让别人吃自己剩下的,不太好。

花梨早:“妈你说晚了。要在小妹碗里捞吃的,得在她没吃之前。”

花妈妈什么都没听进去,因为她在忙找藤椒泡面。

花梨早:“花梨绘,你是准备毒杀哪个小朋友啊?”

花梨绘变态一笑:“反正不是你,因为你……已经老了。”

花梨早冰冻石化,随之恢复狠狠地咬了几口棒棒鸡,泡面真香。

花梨早一会又压低声音:“你是不是恋爱了呀?”

妈妈耳尖地听到了:“你这个年纪也可以谈恋爱了。”

花梨绘表示,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花梨早看着花梨绘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妈,都怪你。管的太严了。你看吧,都管傻了。”

花梨绘似笑非笑看着花梨早,说了两个字:“毒杀。”

花梨早立刻安安静静地吃零食。

老师说过,粮食来之不易,不能浪费。

妈妈和花梨早都是那种有时候嘴巴说话特别不好听,但有的时候又对你很好的那种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随时都想掌控花梨绘的人生,然后以爱之名各种的瞎掺和。

有时候,你认认真真跟他们讲道理争论分析问题,他们会认为你是在和他们吵架。

他们可以在你生病的时候无微不至,也会恨不得掌控你的所有,有时候还会把你气个半死。

谈不上太糟糕,也说不上完美,就两个普通人。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花梨绘就是那个被念经的人。

那个小朋友,从小到大爱好和性格都没有多大变化,礼物这些也都比较好送。

生日礼物呀。

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生日了,她的生日已经被人遗忘了很久了。

她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忘了就忘了吧。

明天很快就变成了今天,花泽司开始盼那个没心没肺的人回来。

林狗:“哟,我们寝室怎么多了一座雕塑啊?”

李全场还真以为谁搬了学校的雕塑:“什么鬼?谁潜回来的?”

王铁嘴:“望妻石。”

李全场:“咦!我怎么闻到的酸臭味?”

王铁嘴:“那是因为你是一坨垃圾。”

林狗表示:他爱情这两个还没说出口呢。

王铁嘴该改为王毒嘴。

李垃圾直接顺水推舟:“垃圾们好。待会儿中午吃什么垃圾?”

王铁嘴嘿嘿的笑着,然后看向了现在跑去打游戏的林狗,“吃狗肉,穿狗皮,摸狗头。”

……

终于,公共课在花泽司他们的千呼万唤中始出来。

林狗表示心力交瘁,现在又满血复活。

因为终于有人能解救花泽司了。

花泽司这几天就跟中了毒一样,死不去,但是差点把他们弄疯癫的那种。

《糖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