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被吻醒的恶魔》我的恶魔少爷免费观看 网盘 被吻醒的恶魔妖孽受

被吻醒的恶魔

同人已完结

胡伟红新书《被吻醒的恶魔》由胡伟红所编写的同人风格的小说,主角泯文,尹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下午四点整,我把最后一只洗好的臭袜子晾在了阳台的衣架上,背后传来陈悠远懒散的声音:“肚子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我冲到他面前,就

|更新:2020-03-30 18:0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胡伟红新书《被吻醒的恶魔》由胡伟红所编写的同人风格的小说,主角泯文,尹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下午四点整,我把最后一只洗好的臭袜子晾在了阳台的衣架上,背后传来陈悠远懒散的声音:“肚子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我冲到他面前,就

《被吻醒的恶魔》免费试读

下午四点整,我把最后一只洗好的臭袜子晾在了阳台的衣架上,背后传来陈悠远懒散的声音:“肚子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我冲到他面前,就差甩过去两个巴掌了:“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我不是你家的小保姆!工钱就免了,饭得你请!做了大半天的苦力,我比你还饿呢!”

“你是……”

“欧阳咏儿!你的同学!虽然算不上好朋友,可也不是那种崇拜你到理所应当替你收拾房间的关系。用不用我打盆冷水浇到你头上?”我真是快被他气死了!

陈悠远像是清醒了几分,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你收拾的?”

“你有梦游的习惯吗?”

“谁让你收拾的?”

我已经到达咬牙切齿的程度了:“大哥!就算不说声谢谢,也没必要说这样欠扁的话吧?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生活得这样狼狈?”

“你以为我平时都是怎么生活的?”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到厨房寻找吃的。

我想了想:“虽然谈不上有大把的佣人伺候左右,但起码应该生活得井井有条吧?而且大家都说你父母很有钱,并且给学校投资了不少赞助费。所以你经常迟到、打架、考试不及格才会被校长和老师一路绿灯。难道这些传言都是空穴来风?”

陈悠远从冰箱里找出一个已经有些发硬的面包,撕去包装袋之后便往嘴里塞。要不是我眼疾手快,这家伙早就食物中毒了。我抢过面包一看袋子上的日期,果然已经过期很久了。依照他这种不拘小节的生活方式,能平安无事地活到现在,看来还真是奇迹。

“下楼去吃点东西吧。我也饿着呢。”

“也好。”他随手抓起茶几上的钥匙。

“放心,我不会让你请我吃太贵的东西的。”

“不是你请客吗?”

“我帮你把房间收拾得这么干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请我吃点东西就这么难吗?陈大侠,拿出点男子汉的风度来好不好?”

“OK。那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不准问我乱七八糟的问题。”他这算是最后妥协吗?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最后决定:“我请客,但你必须回答我提出的一系列问题。”

“涉及个人隐私的我拒绝回答。”

“放心,我对那些没兴趣。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就行了。”刚才收拾房间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房间里只有一间卧室,而且屋子里面全是陈悠远一个人的衣物。所以我敢肯定,他现在是一个人住。

“这也算个人隐私。”

“你别再叽叽歪歪了好不好?!”我们俩吵闹着走出房门。

在楼下的一间小快餐店里坐定,陈悠远点了食物开始托着下巴打瞌睡。这么爱睡觉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吉尼斯大全里有没有连续打瞌睡最高记录的评选?为了把四周沉闷的气氛冲散,我开门见山的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住了吗?”

鼾声四起。我真想找块豆腐自杀一下。

“陈悠远!”

一小撮人的目光聚集了过来。

“公共场合,请勿喧哗。”

“公共场合还不准睡觉呢!”我尽量压底声音提醒他,“你该不会是睡神转世吧?”

陈悠远睁开了眼睛,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效果呢。原来是服务员把饭菜端上来了。这下更好了,无论我再怎么追问,那家伙都只顾着填自己的五脏庙。算了,还是先吃饱了再说吧。只有吃饱了才能有足够的力气和这磨人的家伙对抗到底。

“这回你该说了吧?”看着空空的盘子,我最后妥协。

陈悠远毫无缘故地皱了一下眉头,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怎么会是泯文和秋秋?

“你男朋友移情别恋了吗?”

“你少胡说!他根本不是我男朋友。”我转过头装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心里依旧像生了小虫子一样,整个人有些坐立不安。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陈悠远的目光并没有从窗外拉回来。再次看过去,泯文和秋秋似乎也发现了我们,和泯文比起来秋秋的反应更为吃惊。他们居然……居然进来了!

如坐针毡想必就是这种感觉吧?我在心里叮嘱自己一定要镇静再镇静,可当他们一起出现在桌子旁边时,我还是有些失态。

泯文扬了一下嘴角:“呦!陈悠远,你对女孩子突然感兴趣了吗?”随后他又转向我,“这就对了,你爸爸不喜欢染黄头发的男朋友。还是找个像样一点的男朋友比较好。”

“这个不用你管!”我站起来,不甘示弱的说道,“反正你以后也要继续住在我家里,那就稍微顾及一下我爸爸的喜好。既然他不喜欢染头发的人,那么你是不是也考虑换一下女朋友?”

凭借以往的经验来看,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第一个反击的肯定不是泯文。可今天却有些意外,秋秋并没有和我在第一时间大打出手。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看着陈悠远啊?

“你们认识?”我问。

陈悠远根本没听我们讲话,早就开始打瞌睡了。亏了秋秋一直对他暗送秋波,真是浪费了人家的一番美意。我趁机调侃泯文:“你是不是该管教一下你女朋友,就算要勾三搭四,至少也别在你面前啊。”

泯文却不在意,微微笑了一下问秋秋:“吃完再走,还是换个地方?”

“就在这儿吃。”秋秋的语气很坚定。

我才懒得陪他们在这发神经呢,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两个我就会觉得不舒服。于是伸手拉起陈悠远,并且故意装出很亲热的样子走了出来。

老天不会是成心耍我吧?才刚出门就撞到了尹薇和黄凯奇。他们两个人不是去医院了吗?怎么又跑到大街上来了?更糟糕的是此时此刻我还挽着陈悠远的手……如果时光能倒流就好了,我绝对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大摇大摆走出来。

“薇薇,你听我解释。”看着尹薇脸上的不自然,我赶紧松开了手过去拉住她,“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黄凯奇的脸上贴了创可贴,手上的伤口似乎也处理过了。不过眼下我可没时间注意他,一个劲和尹薇说:“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一坐好不好?站在门口,会影响人家生意的。”其实我是害怕我们的谈话被店里的泯文听到。

谁知道尹薇却说:“咏儿,你不用说了。”

“啊?!要说!要说的!”

“真的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啦?”

“反正就是知道了。”尹薇看了陈悠远一眼,像是示意自己的想法,“我现在要回家了,晚一点打电话给你吧。”

“喔……”我都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黄凯奇,你呢?”

“我?”黄凯奇揉了揉头发,“我……我送她回家吧。这样安全一点。”

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开,我的心里真像打翻了五味瓶。怎么倒霉的事情又都凑在一起了?我把气撒在陈悠远身上:“都怪你!”

他睁开惺忪的眼睛:“什么怪我?”

“什么事都怪你!快点送我回家!”

“为什么?”

“我喜欢!我乐意!我美!我爱!”

陈悠远显得很无奈。一物降一物就是这个道理吧?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在我面前真的没了脾气。可是真的很奇怪,尹薇好像并没有生气,她看到泯文了吧?麻烦!真是麻烦!还是说……一个想法忽然闪过我的脑海。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变得无精打采了。

“对不起。”

陈悠远打着哈欠:“什么?”

“我是不是很讨人烦?”

“还好。女孩子都比较啰嗦。”

“这就是你对女孩子没什么感觉的原因吗?”

“我对什么事都没什么感觉。”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越来越搞不懂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事情了吗?当然,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了。我知道自己比较任性。”

“我母亲生下我之后就去世了,父亲一个人白手起家然后有了一家大公司。去年他娶了一个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女人,然后去了别的城市发展事业。我独自留下。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在我目瞪口呆的同时陈悠远依旧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他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说得那么无关痛痒。这就是他对任何事情都失去兴趣的原因吗?这就是他为什么像现在这样懒散生活的原因吗?

“你很难过吗?”我试探着问。

“难过?”陈悠远露出一丝笑意,“没有。我没有必要难过。”

“那你为什么不跟着父亲去另外一个城市一起生活?”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陈悠远突然停下脚步,眼睛盯着空荡荡的路口。像是很专注的在看一样东西,可那空洞的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是啊,并不难过。也许这才是最要命的,没有了感觉,人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他很迷茫和无助吧?

“你不想你父亲再组建家庭吗?”

“不知道。”

“你讨厌你的继母?”

“不知道。”

陈悠远的语气是那样的平静,平静得不带一丝的感情色彩,仿佛这个城市和他没有关系,这个世界也和他没有关系。这就是陈悠远。真正的陈悠远。在孤独和寂寞中一直彷徨的男孩。

我突然有些心疼。这种感觉我似乎经历过。在泯文昏迷的那段时间,在我慢慢长大的那八年里,每次看到他白皙的脸孔近在咫尺,总让我有种在漆黑的房间里找不到方向的感觉。于是我像困兽一样四处冲撞着,甚至头破血流。因为我被一种叫回忆的东西囚禁了太久,所以当泯文真正醒过来之后,我愈加迷惑了。在陈悠远的心里也深藏着很多回忆吧?那些属于他和父亲

《被吻醒的恶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